戈登的一腔热血灿烂青春,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LOL竞猜

2020年NBA全明星扣篮大赛,24岁的阿隆·戈登完成了最后一扣:从226公分的塔克·法尔头顶越过,双手砸扣。

直播解说员都疯了,大玩谐音梗:

“You tackle the taco,You win! ”

以及尖叫:“七尺五!(226公分)”

然后,他得了个47分,输了。

于是,此前四个50分,都不算了。

看到47分时,连戈登的对手小琼斯都没有笑意。

扬尼斯一脸茫然。

戈登还带着笑,只是,笑容渐渐消失。

继2016年后,电竞竞猜再一次:戈登与扣篮王擦身而过。

比2016年更惨的是:那年他输给拉文,可惜,但毕竟输给的是拉文这样历史级的存在。这一次……

实话实说,琼斯是个好扣将。搁其他年份,遇到戴斯蒙德·梅森、弗雷德·琼斯、特伦斯·罗斯那几届,他估计也能赢。

弹跳高,协调好,胯下换手很熟练,时间把握,无论是接球还是起跳,都很精确。

非要挑剔的话,琼斯没一样特别出挑的:拉文的飘逸、理查德森的复合难度、威尔金斯的力量、乔丹的身体控制、卡特浑然天成的潇洒,他都少那么点。

csgo手机版下载

无论是幅度还是力量,琼斯缺那么一点“抡起来”的劲头。

尤其是,跟戈登比。

戈登2016年那一晚,已经奠定自己史上顶尖扣将的地位;他有创意,还附带历史顶尖的延展和力量。论伸展挥砸的力量感,大概只有卡特和威尔金斯可比。当年也只堪堪输给飘逸天下无对的拉文而已。

今天,对比琼斯精准但不够雄浑的风格,戈登就显出更奔放的劲头来。

比如,琼斯决赛第一扣,跨双人胯下拉球扣,拿到50分满分:那是因为恰好50分。

戈登决赛第一扣,跨单人大旋身反手扣:那是可惜,满分只有50分。

琼斯决赛第二下的接打板胯下跨人扣,时间把握得很好。但戈登的打板边抡臂旋身风车扣,是当年伊戈达拉的板后滑扣+卡特2000年开场传奇360度风车扣的相加版本。当时解说员的吼声很符合我的心情:

“这是个60分扣篮!”

是的,可惜满分只有50分。

赛程推进,琼斯的小缺点也露出来了:他很舒展精确,但风车抡不太开,于是只能变着法子使胯下扣。

csgo手机版中文版

最后他罚球线内一步小风车扣(而且还是拿球助跑),拿到48分:按说是高了。当年卡特罚球线一步双手扣,不过45分。

而戈登跨过法尔双手砸扣时,很有卡特当年前臂入筐的暴力美感。无论如何,这都不下于罚球线过一步扣篮。非要挑剔,就是法尔低头了——但当年内特跨德怀特那一下,德怀特也低头了。

所以,为什么戈登只有47分呢?

赛后,戈登说他再也不参加扣篮大赛了。

——其实他之前也已经说了,这是他最后一次参加扣篮大赛。

但加上了今天这事,他说得充满不甘:“连续四个50分!”

感觉更加糟糕吧?

得知道,他来参加这个,到底面对着什么压力,那就更糟糕了。

2016年戈登参加扣篮大赛时,20岁,二年级,还在吃新秀合同,刚坐上魔术的首发不到一个月。

那时他热血上头,微笑灿烂,天不怕地不怕,就想花式砸篮筐。输给拉文,他还是一脸喜庆:那时他还年轻,是来享受扣篮乐趣的。

后来他打小前锋,回大前锋,练三分球(大学一年他投进16个三分球,NBA四年级他射进115个三分球),练持球,练传球。2018年签了份大合同。

然后就在今年全明星前交易截止期,传闻说奥兰多魔术要交易他。

——他竭力练三分球,但终究和伊萨克不太配。魔术有了伊萨克和班巴这对未来锋线,是指望戈登(和武切维奇)将来把位置让出来的。

伊萨克年初受了伤,魔术于是没将戈登出手:但他压力不小。

戈登近来打得很勤谨,就在全明星前最后一场,他25分9篮板9助攻,带魔术击败活塞。实际上,过去两场,他投进5个三分球,抓到10个前场篮板。

我们都知道,前场篮板和三分球几乎是无法兼得;您可以想象,戈登有多努力。

他24岁了,面临着被交易的压力。

他这样拼身体的热血青年,在四年前扣篮大赛上已经出过风头了,本不必再来折腾一遍的。

休息休息多好,球队也高兴,自己也舒坦。

我们都知道,扣篮大赛是小年轻们露脸的地方。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成名的腕儿、有大合同在身的人,不会专门来与民同乐了。

戈登还是来了,而且玩得很险。

他最后越法尔那一下,换我是魔术的克利福德教练,会忍不住大喊:

“你他妈别忘了自己左脚骨裂过!!!!”

我这么想象阿隆·戈登最后那一扣的心情:

他24岁了,这是他最后一届扣篮大赛了——就像赤木刚宪和木暮公延参加完高三的全国大赛,就要去忙大学的事了,没法再打篮球了。

就像我曾经在贝西公园遇到过的一位、跑步中途休息的老人家,跟我说:

“你还好,你还可以跑三十年,我的膝盖,医生说我快要不能跑了”。

我们可以安慰说,NBA扣篮王多了,没几个人记得住杰里米·埃文斯、塞巴洛斯和梅森他们。输家也可以留下传奇的扣篮,比如卡特那年弗朗西斯的45度蝙蝠扣,比如伊戈达拉的篮板后滑翔扣。我们会一直记住戈登翻越法尔的这个扣篮,会记住他的双球扣。

以及,对我而言,戈登当年这个扣篮,是永生难忘的:

但对当事人而言,就很残酷了。安慰是输家的福利,他本不该输的。

世上总有些事,是“好像还能做很多次,但其实过了这个年龄,我们就没法再做了”的勾当。

对阿隆·戈登这样一个热血青年而言,扣篮是他做得最好的事。

在已经决定是人生最后一次的扣篮大赛结尾,他冒着巨大的风险,做一个跨越226公分巨人的暴力砸扣。

这可能是他职业生涯最大的一次露脸,可能就是他与青春的告别。

在已经很残忍的职业篮球生涯中,他还是想让大家开心一下子,带着笑容演示一遍:篮球是可以不那么功利,很好玩的。

对这样的热血青年,我们也总希望,他能得到命运公平的对待——不说垂青吧,至少给予他应得的东西。

我们看体育的,多少其实也都是出于这点心思:希望有天赋的尽展天赋,希望努力的人得到命运的回报,希望热血青年们将世上冷却的热血再温一温,希望少年们的微笑永远像暑假校园篮球场树荫外的阳光那样灿烂。

然而,等待他的是:

47分。

直播解说员的话,也代表我的心情:

“It’s not Right。”

不该是这样的。